三个月帮客户搭建出月运费10亿元的平台,他这样理解数字化

发表于2022-07-20 13:54
产业互联网时代,似乎所有行业,都值得用数字化的方式重做一遍。
 
始于整合运力、税务合规的网络货运,正在以其数字穿透能力,从运力层渗透到上游的生产制造业。这个过程中,很多事情开始变了,原来关于成本的问题,现在转变为人、管理甚至是协同效率的问题。
 
这是网络货运走向深水区的一个标志。网络货运不再是关键词,数字化才是。
 
“可以确定地说,整个物流产业的数字化是一个必然的过程,不是选择题,是必选题。”阿帕数字CEO周纪念这样认为。
 
 

以网络货运为抓手,
撬动万亿产业数字化市场
 
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网络货运是“互联网+”业态的一种演进。平台借助互联网工具打造出有力的资源整合能力,帮助企业打磨出更低的成本、更高的效率、更好的服务。而这一数字化工具所表现出来的整合能力,也是吸引企业进行数字化改造的第一步。
 
根据交通运输部网络货运信息交互系统统计,截至2021年12月31日,全国共有1968家网络货运企业(含分公司),整合社会运力360万辆、驾驶员390万人,全年完成运单量6912万单,是2020年的3.9倍。
 
可以明显感觉到,历经过“3+2”的试点后,网络货运模式越来越成熟。
 
但需要注意的是,上述1968家网络货运企业中,有260家企业未上传运单;431家企业未按要求上传驾驶员位置信息;33家企业未按要求上传车辆基本信息单,车辆资质合规率为0;18家企业未按要求上传驾驶员基本信息单,驾驶员资质合规率为0。
 
一方面是运力整合、运单规模的大涨,另一方面则是不合规问题的暴露。这意味着,整个市场的参与群体开始分化,尤其是这两年一些网络货运平台被查,单纯做税务合规的生意经不住考验了。
 
而好的方向在于,越来越多的货主跑步入场,用网络货运平台运营其业务。这个时候可以发现,平台上跑的业务无论质量还是体量,都发生质的变化。
 
据阿帕数字业务人员介绍,基于客户场景的需求,使用阿帕Sarpa开放平台,大概45-60天时间就能开发出一套满足客户个性化场景化需求的网络货运平台。其中,运力招标管理系统(Arpa Bid),能为企业降低10%左右的运输成本,计费结算系统(Arpa BMS)则能提升25%的结算效率,进一步帮助企业降本增效。
 
站在技术的角度来看,数字化本身不是难题,问题在于客户对数字化的理解。从网络货运的发展历程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现象,一些企业往往希望能通过数字化技术和商业模式创新,做从0到1的事情,好像企业本身没有物流业务,也可以通过搭建物流行业平台实现从0到1的事情。
 
事实上,数字化作为技术手段,首先是服务企业的交易流程的。
 
周纪念认为:“大家对数字化的认识存在误区。数字技术在产业互联网里很难做从0到1的事情,更多的是从1到N。(就是说)你先达到一定体量后,再通过数字化来进行企业的管理、协同效率的提升等。”
 
这一点,可以从阿帕数字的客户群体特点上得到印证。目前,在阿帕数字已经服务的10000余家客户中,世界500强有15家,国内500强近百家。能打动各个细分领域的头部玩家,一定是另有其因。
 

打破数字化误区,
技术要做从1到N的事
 
随着客户群体的丰富度提升,大型客户的需求引导,阿帕数字的技术路线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。
 
最早帮助阿帕数字铺开市场,甚至服务全国性的中大型企业,进而走向全国市场的拳头产品,就是网络货运。其虽始于网络货运,但并不止于网络货运。
 
从运力层穿透到货主层的过程中,客户群体的改变,要求技术公司看问题的视角也要转变。过去,大家可能都集中很大精力去提升点效率;而服务货主侧时就发现,他们眼中的物流是整个供应链,讲的是全链的贯通和协同的效率。
 
可以明显看到,近几年来,越来越多的大型货主企业以网络货运平台为切口,通过开启供应链的数字化转型来搭建自己的数字供应链平台。阿帕数字所服务的客户群体,就覆盖了来自大宗商品、汽车制造、生鲜冷链、生物制药、快消等细分行业的大型企业。

 

周纪念认为,大型企业重投数字化,有以下几个方面的机遇:
 
第一,从企业物流走向物流企业,化费用为利润。过去,物流供应链对制造业而言是费用;而当其根据行业属性搭建出一个平台之后,一方面能以自身业务托底实现自用;另一方面是可以三方化,为社会面提供服务,发展成为企业的利润源。
 
第二,供应链流程再造。大家一直在说,中国整个社会物流费用占GDP比重高,但核算后会发现,物流企业本身的利润也很低。高成本与低利润之间形成巨大的矛盾点,这意味着,整个供应链流程中存在过度冗余。而制造业希望作为链主去贯穿整体,做供应链流程再造。
 
以阿帕数字服务的某啤酒品牌为例。其结合该啤酒品牌全国的工厂布局、产品结构、业务模式、承运商管理等调研数据,梳理出一套关于企业物流向物流企业转型的解决方案;再基于阿帕数字研发的Sarpa开放平台,用流程管理的逻辑,将核心节点拉通,快速搭建起来。据介绍,整个过程仅用了3个多月时间。
 
 
目前,从该平台数据来看,其车辆资源池有42000多台,订单峰值约2500车/天,每个月的运费规模能做到10亿元左右。
 
第三,推动供应链数字化。随着制造业企业对供应链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,企业由原来的基于资金流做决策,转变为基于物流做决策。
 
以快消品为例。通常情况下,经销商预付资金就能把商品拉走;之后,商品就可能存放在分销商的仓库里。尤其是品牌推广新产品时,很容易出现商品积压在多级库存里。对品牌商而言,商品流向是一个“黑匣子”,但这时候资金流上却显示“到账了”。这就会让决策产生误判。
 
货何时进了经销商仓?是否铺到零售商门店?是否卖给消费者?阿帕数字通过自研的智能决策引擎(Arpa DM)对物流数据进行分析,帮助客户进行及时决策。尤其是快消行业,这种时效性一般会提前90-120天。
 
从整个过程来看,物流行业的产业数字化,最终是要让物流能进入决策层。
 
而服务过程中,阿帕数字从最初给客户提供标准化产品,到提供行业化的解决方案,再到如今提供基于Sarpa开放平台的物流基础设施,用三步走的策略,帮客户实现从1到N的跨越。
 

建设开放平台,
做行业数字化的基础设施
 
技术公司渗透行业越深,就越会发现,产业数字化不是一件一蹴而就的事。
 
从产业角度来看,国外的细分产业基本都诞生了几大龙头企业。而有了大企业的标准作为基础,所属行业标准也往往更容易形成。而国内中小企业居多,很多行业标准难以统一,因此会产生大量的个性化需求。
 
从物流行业现状来看,可能很多企业在信息化阶段没有做到的事情,要在数字化阶段去做。也就是说,企业的数字化改造是跨越式的。
 
由此也就形成一种现象:每家企业都在搞自己的定制化,成本高、周期长、容错率低。这是物流行业以及生产制造业数字化过程中,碰到的最大难点。
 
而阿帕数字的解决方案是:Sarpa开放平台;即通过标准化的方式提高开发效率,通过模块化的组织方式,去提升个性化服务的能力。
 
阿帕数字战略总监高本永解释道:“在Sarpa开放平台上,我们把特别多的场景、流程环节做到足够标准化,尽量把颗粒度拆得细一些、标准一些。这样企业可以像搭积木一样,搭建自己的数字化系统,在此基础上再进行二次开发;最终做到,用标准化的系统满足个性化的需求,降低整体开发周期、开发成本,让企业快速实现数字化。”
 
 
目前,Sarpa开放平台上有7个原生共享的系统,23个基础的共享模块,以及160多个核心的接口,为客户输出网络货运、多式联运、数字仓库等16款解决方案;其32款行业场景的应用系统中,AI算法智能装箱、智能配载、路径优化、智能终端快托数码托盘、彩虹糖智慧屏、阿帕图无人值守系统等产品已经达到行业领先水平。
 
总体来看,阿帕数字定义自己为行业的数字化基础设施,即围绕大型客户平台化,中型客户行业化,小型客户SaaS化,终端客户智能化做整体战略布局。
 
“整个行业的数字化程度我们是无法改变的,我们要做的,是通过技术创新,帮助企业实现模式创新,加快行业的数字化速度。”周纪念说道。
文章来源:运联智库
24小时服务热线
阿帕数字 版权所有 2016-2022 Powered by 阿帕数字鲁ICP备14029995号-3
鲁ICP备14029995号-3 阿帕数字 版权所有 2016-2022 Powered by 阿帕数字
点击获取方案
免费获取解决方案
广播 截止目前已有3879人获取方案
您的需求

您的电话 *

姓名格式不正确,请重新输入
您的姓名 *

姓名格式不正确,请重新输入
您的公司名称 *

姓名格式不正确,请重新输入
其他需求

验证码 *
看不清?点击更换 看不清? 姓名格式不正确,请重新输入